总裁绝宠:霸道老婆叶温柔小说章节目录完整版

第19章 贵人帮忙

小声道:“昨晚你不是带着一个鸭子出去了吗,刚好被人拍到了,现在网上在疯传呢!”

“......”

看着那些报道,以及她和韩慎进出酒店的高清无码照,赵一笙只觉得头疼。

整个摄影圈,包括他们公司没人不知道她摄影技术好,人也干净,基本没什么绯闻,现在拍到她不仅去会所玩,还带着鸭子去酒店......

一个小时前她还警告韩慎不要乱说,谁知道从昨晚就一直有人在跟踪她,当然,有这么好一个让她身败名裂的机会,那些小人当然不会放过。

真是的......这都什么事啊!

赵一笙在心里吐槽着,又忽然想到什么,十分紧张地打开手机。

点开电话时她才想起来,昨天跟唐以宁见过面后,她就把陆时亦拉进黑名单了,又怎么可能接到他的电话?

“一笙姐,对不起啊。”嘉琪很愧疚,她就是想带赵一笙去解闷而已,谁知道那地方还提供那样的服务,关键暗中还有人跟拍!

“跟你没关系。”赵一笙笑了笑,不知道多少人眼红她,遇到这样的好机会肯定不会放过,“你回去忙吧,我能解决掉。”

“这新闻到处都是,你怎么解决?”嘉琪担心道,“要不找老板帮忙吧,你是公司的台柱子,老板不会不帮忙的,”

“小事而已,用不着老板。”赵一笙道,“真没事,你赶紧回去。”

嘉琪也不好说什么了,回去自己的岗位。

赵一笙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才去解决这丑闻,她也不是什么明星,凭着资源找个在杂志社当主编的朋友,让人写两篇新闻就可以把丑闻掩盖下去。

只是她才找到人,还没聊上两句呢,竟然发现那些抹黑她的新闻都消失了,就连度娘也搜不到,弄的赵一笙很纳闷。

难道哪个贵人帮她的?

中午嘉琪跟着赵一笙去餐厅吃饭,嘉琪说:“一笙姐你人脉真广,这种事不到三个小时就解决了,厉害!”

“应该是吧。”赵一笙心里还是很疑惑,就算哪个朋友帮忙,怎么不会跟她说,让她记住这个人情呢?

难道......

很快赵一笙又摇摇头,把陆时亦剔除。

她跟陆时亦同居半年之久,不管她期间出了什么事他都没关心过,更别说两人现在分手了,肯定不会是他帮忙的。

嘉琪不知道赵一笙为什么这么说,不过她也没问,跳了个话题跟她聊拍摄的事,有家珠宝的设计师,想请他们公司给哪个设计师拍几组照片。

“瑞亚珠宝?”赵一笙一听这珠宝牌子,挺纳闷的:“这不是个国际牌子吗,也没听他们说要换人啊,怎么这么突然?”

“不知道嗳。”嘉琪摇摇头,不过一副很八卦的样子,“不过我看过那个设计师的照片,很漂亮呢,刚回来就跟风尚证券的大佬在一起。”

说着,嘉琪兴致勃勃地把手机递给赵一笙看:“你看呀一笙姐,据说她还是哥伦比亚出来的博士生,妈呀,感觉好厉害。”

赵一笙愣愣看着手机上的年轻男女,勺子从手中滑落都没发觉,只是想,何雯娜说的真没错,他一直都在等唐以宁而已。

她昨晚才跟他说分开,不过十几个小时而已,转眼他就跟唐以宁在一起了,而且还大大方方出现在公众面前,而她,和他同居半年,他一点表示都没有。

赵一笙脸上的表情似哭丝笑,把嘉琪给吓到了,小心道:“一笙姐,没事吧?”该不会是被这设计师的学历刺激到了吧?

嘉琪犹豫着要不要安慰赵一笙,赵一笙弯身从地上捡起勺子,抬起头的瞬间,笑容淡淡的,仿佛什么事也没有。

“......”

嘉琪也没说话,默默吃着饭。

赵一笙不想碰见唐以宁,以免尴尬,所以这个拍摄她也没接,给了其他人,她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只是后面一段时间她也过得不怎么好,心情起伏不定,而且说反胃就反胃,有时候给人拍照时突然捂着嘴往厕所狂奔,后边一群人好奇地张望。

赵一笙终于也觉得了不对劲,可能真的怀了。

她没有勇气一个人去医院,但是跟嘉琪说的话,她也帮不上什么忙,思来想去,想到了之前韩慎留的电话,给他拨了过去。

 

第20章 赵一笙去妇产科做什么?

韩慎来了后,赵一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,“陪我去趟医院。”

“啊?”韩慎半天没缓过神,震惊的看着赵一笙,“我还以为你寂寞了呢,结果你喊我过来,就是要我陪你去医院?你自己不能去?”

赵一笙脸色有些不自然,“我一个人不方便,而且你不是我这个圈子的,你跟着我去安全点,你放心,这次不会有人跟拍的。”

“......”韩慎忍不住道,“真的,怀了?”

赵一笙朝他翻了一个白眼,“你就陪我去一趟,也不要你说什么话,回来后我给你一万的报酬,行吧”

“啧啧,你说包养我才给十万呢!”韩慎摸着下巴道,“那这样的话,你下次再说包养我时,价格会不会提高点。”

“不去算了。”赵一笙懒得跟他费口舌,医院本来人多,要是(日记大全)耽误到下午,估计到下班还没喊到她的号。

“我也没说不去啊!”见赵一笙上车后,韩慎赶紧跟上,“不过我不是为了钱。”

赵一笙呵了声:“还发善心了?”

韩慎摇了摇头,一手懒着她的肩膀,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看着她,正经道:“因为你长得像我死去的初恋,我想疼疼你。”

“......”

今天医院的人比赵一笙预想的还要多,她先去验了尿,怀了,买的专家号也等了一个多小时。

轮到她的时候,她直接跟医生说不要,“什么时候能药流?”

“我看你是第一次啊,就不要了?”医生推了推眼镜,忍不住劝导:“第一次怀孕就打掉对身体伤害很大,要不你再考虑考虑?”

赵一笙手摸了摸肚子。

本来她和陆时亦在一起时就没打算要孩子,因为两人关系不清楚,她怕对孩子造成伤害,没想到不小心怀了。

如果留着,生下来的话她要怎么养?

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些照片,赵一笙放在肚子上的手紧了几分,勉强笑着:“这我知道,不过我现在不方便要孩子。”

医生也不劝了,在病历单上写了日期,让她到时候过来拿药。

韩慎在等候区玩了半天的手机,见赵一笙从妇产科出来,收了手机过去,她脸色似乎不太好,“弄完了。”

“医生说月份不够,半个月后来。”赵一笙说,手脚忽然发软,差点倒下去,韩慎手快地扶助,发现她身体颤抖的厉害。

韩慎在女人堆里混了好几年,什么样的都见过,爱算计的,痴情的,赵一笙也跟那些女人没什么两眼,只是他莫名多了一份心疼。

这女人前几天一个晚上还在他怀里哭的稀里哗啦,一直喊着陆时亦这个名字,现在就因为流产不得不来医院。

“以后擦亮眼睛吧。”韩慎拍了拍她的脑袋,让她半靠在自己怀里,“平时不看感情电台吗?人家都说了,唯有钱才靠得住。”

赵一笙本来挺伤感的,被他这么一搞,不知道该哭该笑,手肘狠狠撞了他一下。

男人胸膛宽阔,有些硬硬的,她靠着浑身不自在,用手推了推,刚想出声让他放开自己,韩慎却搂的更紧,声音带着几丝莫名意味。

“我要是眼睛没花,应该看到你前男友了。”

什么?

赵一笙不明所以,跟着他的视线看去,然后身体僵住,不远处,是穿着一身严谨西装的陆时亦,手臂则被唐以宁挽着。

两人不知道说什么,唐以宁噘着嘴和陆时亦抱怨,陆时亦脸上没表情,眉宇间却是柔软的,那份温柔,赵一笙从来没享受到过。

赵一笙用力抓着韩慎的胳膊,指甲都快透过衬衫掐到他皮肉里。

韩慎疼的直吸冷气,嘴里说道:“你前男友这么渣,他要是找了其他女人不是很正常吗,你看你,简直快失心疯了。”

“闭嘴。”赵一笙呵斥,怕被那两人看见,把脑袋埋在韩慎怀里,“赶紧走,从那边绕路。”走的越快越好。

只是那边的唐以宁已经看到她了,并且带陆时亦走了过去,先开口打招呼:“一笙好久不见,来医院看病吗?”

“嗯。”见躲不过,赵一笙点头应充,还下意识将手中抓着的单子往后藏,深怕他们看到什么似的。

陆时亦隐隐瞥见“妇产科”几个字,眼神猛然一沉。

赵一笙去妇产科做什么?


推荐阅读:

·口述:十八岁同居两年却生生被父母拆散(07-18)
·口述:出轨老公反诬蔑妻子不贞(07-18)
·口述:性幻想里与老公坠落(07-18)
·冲动分手后无法挽回的爱情(07-18)
·口述:为报复我疯狂勾引她老公(07-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