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次都当感情替身 我无悔

图文无关

  只因一声关切的问候,若晴成了阿凯心目中最温柔、最体贴的女性代表,近乎完美。于是,从青葱岁月直到如今,整整9年时间,他的目光、他的心思始终被若晴牵绊。

  只是,阿凯的痴情并未换得佳人的青睐,若晴不过是在空虚寂寞时才会想起他,一旦恢复理智,立即就和他撇清了关系。

  只因那声问候,我认定她是这世上最温柔的女子

  在喜欢上若晴之前,我简直就是个懵里懵懂的愣头青,和女生相处的方式还停留在故意逗弄、故意起哄玩笑的阶段。而同龄的男生早已懂得如何取悦心仪的女生,比如写情书、送礼物,用行动呵护、疼爱她们。一比较,我的举动未免显得稚嫩、轻佻。所以,在我的记忆中,那时候的我是不太受女生欢迎的。

 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,若晴的那声问候才显得弥足珍贵。记得高一下学期的某天下午,我在体育课上运动得太激烈,导致肚子疼。之后两节课,我一直用手捂着肚子,疼得直冒汗。坐在我前头的若晴回头找我借书时看到我脸色不好,就很关切地问了声:“你怎么了?要不要我向老师请假,陪你去医务室?”顿时,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这话一点都不夸张,人在生病时总显得特别脆弱,何况当时的我心性与小孩子无异,感觉自己的委屈终于被人发现,那种欣喜不亚于在绝境时抓到了救命稻草。

图文无关

  理所当然的,若晴在我心目中变得不一般。我认定她是这世上最温柔、最体贴的女子,近乎完美。而且自那以后,我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,再不像原来那样孩子气地冲着班上女生吹口哨,或是故意逗弄她们,举止变得彬彬有礼。毫无疑问,是爱改变了我,我爱上了若晴,我不想被她讨厌,所以我要努力做出男子汉的样子给她看。只是,我暂时不敢把这份爱说出口,只能放在心里默默地酝酿、发酵。

  高二分文理班时,若晴选择了文科,我也毫不犹豫选择了文科,虽然我一向以理科见长。高考前填报志愿时,我旁敲侧击问了她的打算,然后和她填报了一样的学校。可惜,最后我们没有被同一所大学录取,但庆幸的是两所大学在同一个城市,相距不远。所以,我依然欣喜,还打算待时机成熟了就向她表白。

  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,我和若晴约好一起回宜昌。我以为那是个机会,毕竟一路上好几个小时的车程,时间足够。甚至,那天一大早我就赶到若晴的学校,打算帮她扛行李,好好表现一番。谁知到那后才发现有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早就帮她把行李搬下了楼,那男生见到我后,对我说了这么一句:“阿凯,我把若晴托付给你了,路上就拜托你照顾她。”那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被从头浇了一盆凉水。可面对那男生和若晴,还得努力伪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真是痛苦至极。

  自然,表白的事情打了水漂。人家都有男朋友了,还那么亲密,哪里还有我插脚的份儿呢?我只好把所有的心思又吞回了肚里,继续隐忍。

  第一次当完她的感情替身,我以为自己会将她遗忘

图文无关

  直到大三那年,事情终于有了转机。若晴那个高大、帅气的男友毕业了,两人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。那段时间,她非常低落、消沉。看见她那样儿,我又急又心疼,就每天给她打N个电话、发N个短信进行安慰,一有空就跑到她学校陪她吃饭、散步,还经常带她到外面逛街、游玩。渐渐,她对我的依赖越来越多,到最后竟主动提出让我做她男朋友。

  我几乎要乐晕了,但还是问若晴:“是因为爱我,还是因为我可以填补你情感上的空白?”她很认真地回答:“两者皆(两性故事)有。”其实,这算不得一个很好的答案,但我还是欣慰至极。至少,她对我是有感情的。再说了,就算她对我毫无感情,只是想让我帮她填补一下情感上的空缺,我想我也会心甘情愿地答应的。

  之后,我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。我全身心地沉浸在和若晴的感情里,全身心地付出着。比如:宁愿自己不吃不喝,也要省下钱来给她买想要的东西。而她对我也非常关心,我胃不好,她专门托室友从云南给我带土蜂蜜,据说喝了那东西能养胃。另外,还经常给我买衣服、买鞋袜。一度,我们甚至被身边的同学戏称为 “模范情侣”。当两个人的感情渐渐发展到这个程度,我早就不认为若晴是为了填补情感上的空缺才找的我了,我坚信,她对我是真心的。

  可是,就在我越来越笃定、越来越自信时,若晴却给了我近乎致命的一击。临近毕业时,她忽然提出分手,我问为什么,她回答得轻描淡写,说:“我俩不合适。”可这个理由在我看来近乎荒谬。我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?那么开心、那么快乐,甚至还有很多人称我们为 “模范情侣”。我实在想不通,在这么多快乐之后她怎么会得出不合适的结论?

图文无关

  可事实证明,若晴并没有撒谎。后来,我通过她最好的朋友了解了一些她的真实想法。原来,她的确不够爱我,也从来没把我当成心仪的对象,只是当初我的殷勤让她感动,略微动了心,而且那时她正好需要有人安慰,需要有人填补她内心的空白,所以才选了我。而毕业对她来说是全新的开始,她需要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,而我并不在她的规划之内。

  其实,若晴从未瞒过我这些,从一开始就她就很坦诚地告诉过我“两者皆有”。而我也曾经有过冲动的念头:就算她完全不爱我,我也心甘情愿。可糟糕的是,当我品尝过甜头,当我笃信自己拥有这份感情后,早已没了先前那份胸襟。那段时间,我对她充满了怨恨,我恨她在寂寞空虚时玩弄了我的感情,一旦恢复理智就立即把我撇开。

  因为这份怨恨,我甚至不愿再和若晴呆在同一个城市。毕业后,她回了宜昌,我则不顾家人反对去了南方某城市,我想把她彻底从我的生命中清除。

  谁知我对她仍无免疫力,再次被狠狠伤害

  毕业后,我再没和若晴联系过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渐渐发现,不闻不问并不代表着已经忘记了那个人。甚至,越是不理睬心里越是想念,忍不住反复揣测:她现在在做什么?过得好吗?谈恋爱了吗?于是,就在这表面的冷落和内心的挣扎中,我对若晴的怨恨逐渐消散,变成了深深的牵挂。

图文无关

  只是,在受过一遭伤害后,我到底还是失了勇气,不敢再主动联系若晴,只敢向昔日的同学打听她的近况。听人说,她在宜昌某事业单位上班;听人说,她工作很出色;听人说,追她的男生不少;听人说,有次同学聚会时她带了个男伴儿去参加,但很快没了下文;听人说,她陆续交往了好几个男友,只是没有一个能长久。其实,每次听到关于她的消息,我都会觉得心痛,但还是忍不住不断向别人追问。

  转眼到了2011年6月,我和若晴已有整整两年不曾联系了。我以为,我和她的缘分早就尽了,也做好了要努力忘记她、开始新生活的打算。可不曾想到,她的一个电话轻易就改变了我的想法。她说想到我工作的那个城市旅游,希望我能做她的向导,我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
  再见面后,我才发觉自己对若晴的感情绝非忘不了那么简单,一见到她,我竟手足无措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当她说她的情绪非常低落,不由自主就想起我,所以决定到我工作的地方来找我时,我更是激动得无法自已。我想,即便没有爱,我在她心目中应该也是特别的吧。

  那一次,若晴在我工作的城市呆了一个星期,我也陪了她一个星期。应该发生的、不该发生的,全都发生了。我不知该怎么解释那些行为,惟一清楚的是我很开心,我觉得那至少代表着我和若晴的关系又近了一步,代表着我在她心目中的与众不同。而且,若晴也并不反感,动情处,她甚至对我说了“我爱你”。回到宜昌后,她一直和我保持着密切的联系,还曾聊过让我辞职回家乡的话题。在我看来,这些都是良好的讯号。

图文无关

  2011年11月底,在我完成了手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后,迫不及待辞职回了宜昌。我的想法是:好不容易才等到若晴给了我机会,我一定要把握。工作可以重新找,但心爱的人失去了就很难再挽回。所以,什么项目奖金、年终奖,我统统放弃了,我只想尽快回到若晴身边,好尽快走进她的心里。

  谁知有些事情与我想象的根本不一样。没回来时,若晴的态度很亲热;回来了,却只能看见她的一张冷脸。没回来时,我们常在电话里谈一些私密的话题;回来了,她却总是摆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。没回来时,她总说自己很寂寞,想找个人陪;回来了,她却总以忙碌为借口拒绝与我见面。前后的巨大反差让我无所适从。

  到了2012年元旦,若晴跟我摊牌了。理由还是“不合适”三个字,只是解释得更详细了些,说她对我的感情是介于朋友和恋人之间的那种,我没回来时,她没弄清楚,以为那就是爱情,可我回来后她就弄清楚了,那不是爱。所以她觉得我俩不合适在一起。

  之后,若(两性故事)晴对我说了多个“对不起”。我告诉她,有些事情不是“对不起”三个字能弥补的,比如我心里的伤痕。我真的很气很难过,我为她放弃了那么多,付出了那么多,弄得狼狈不堪,她却说来就来、说去就去,那般潇洒自如。甚至,我在她道歉的话里听不出太多的内疚,仿佛只是在例行公事。我不懂,她明明清楚我对她的感情,为何还要这般近乎玩弄地伤害我?

  (文中主人公均使用化名)编辑推荐:吃软饭的男友逼我2次打胎 我被准老婆闺蜜迷得掉了魂 遭凤凰男报复 偷情后被弃


推荐阅读:

·口述:十八岁同居两年却生生被父母拆散(07-18)
·口述:出轨老公反诬蔑妻子不贞(07-18)
·口述:性幻想里与老公坠落(07-18)
·冲动分手后无法挽回的爱情(07-18)
·口述:为报复我疯狂勾引她老公(07-18)